1942年7月8日 星期三

親愛的凱蒂:從星期天到現在時間好像一下子過去了好多年。發生了太多的事情,整個世界好像一下子都翻轉了。但我還活著,凱蒂,這是最要緊的,爸爸這么說。

是的,我確實還活著,但別問在哪兒,怎么活。你肯定摸不著頭腦,那就讓我從星期天下午發生的事情跟你講起吧。

三點鐘(哈里剛走,不過稍后又回來了)有人按前門門鈴。我當時正懶洋洋地躺在陽光下的走廊里讀書,所以沒聽見門鈴聲。稍后,瑪格特一臉激動的樣子出現在廚房門口。“黨 衛隊給爸爸送來了招集令,”她低聲說道,“媽媽已經去見凡·達恩先生了。”(凡·達恩是爸爸的一個朋友,公司同事。)我十分震驚,招集令?誰都曉得那是什么意思。我腦子里立刻閃現出集中營和陰森森的牢房的畫面——我們會讓他受此厄運嗎?“他當然不會去的,”瑪格特說得很肯定,一邊和我一起等著。媽媽去找凡·達恩家商量我們要不要明天就搬到藏身的地方去。凡·達恩一家會和我們一起走,所以總共會有七個人。沉默。我們都說不出什么話了,心里惦記爸爸,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樣了,他當時正在喬德賽·恩瓦利德(猶太福利院)探望老人;也在等媽媽,炎熱加上心頭的懸疑,一切使我們充滿了畏懼而又沉默不語。

突然門鈴響了。“這是哈里,”我說。“別開門。”瑪格特攔住我,緊接著聽到樓下媽媽和凡·達恩先生跟哈里說話的聲音,我們這才松了口氣,接著他們進來了,隨手關上了身后的門。每次門鈴響,我和瑪格特都會輕輕地貓著身子看是不是爸爸,別人誰也不開門。

后來瑪格特和我被支出了房間。凡·達恩想和媽媽單獨談談。當我們倆單獨待在臥室里的時候,瑪格特告訴我招集令不是發給爸爸的,而是給她的。這下我就更害怕了,并哭了起來。瑪格特16歲,難道他們真的要把這種年紀的姑娘單獨帶走嗎?感謝老天爺她不會去的,媽媽親口這么講的;爸爸跟我談到我們要躲起來的時候也一定就是這個意思。

躲起來——往哪躲呢?是個小鎮還是鄉下?是大房子?還是小農舍?什么時候?怎么走?在哪里……我知道這都是些不允許問的問題,可我的腦子怎么也趕不走它們。瑪格特和我開始把一些最要緊的東西往一個書包里裝。我放進去的第一樣東西就是這本日記,然后是卷發筒、手帕、課本、梳子、過去的信;我收拾著這一件件最奇妙的東西,心里想著我們就要去躲起來了。但我不難過,對我來說回憶比漂亮的衣服更重要。

五點鐘爸爸終于到了,我們打電話給庫菲爾斯先生問他晚上是否能過來一趟。凡·達恩出去找梅愛樸。梅愛樸從1933年以來就一直和爸爸共事,已經是老朋友了,她的新婚丈夫亨克也一樣。梅愛樸用她的包裝了一些鞋子、外套、大衣、內衣 和襪子走了,并答應說晚上會再來的。接著寂靜降臨整幢房子,大家誰也沒心思吃東西,天還不熱,一切都顯得特別怪異。我們把樓上的一間大屋子租給了一個叫古德施密特的先生住,他是個三十幾歲離了婚的人。可偏偏在這個特別的晚上他好像特別閑,要是不動粗我們簡直就趕不走他;他一直賴到十點鐘。十一點梅愛樸和亨克·凡·森騰到了。同樣,又一批鞋子、襪子、書和里面的衣服被塞進了梅愛樸的包和亨克的深口袋里。十一點半他們再次消失。我已經困死了,盡管我知道這是最后一晚上睡在我自己的床 上了,但我還是倒頭就睡著了,直到第二天早上五點半媽媽叫醒我。幸虧天氣沒有星期天那么熱;熱乎乎的雨下了一整天。我們穿得里三層外三層的好像馬上要去北極似的,唯一的原因就是盡可能隨身多帶走一些衣服。在這種情況下誰也想不到我們會拎著滿滿一箱子衣服出門的。我身上穿了兩件背心、三條扎口短褲、一件上衣,外面再套上一條裙子、一件夾克、一件夏季風衣,還有兩雙襪子、一雙系帶的鞋子、毛線帽、圍巾,還有哩;還沒動身我就快悶死了,但誰也沒說什么。

瑪格特把她的課本塞進書包里,騎上自行車緊跟在梅愛樸后頭消失了,到現在我還不知道,我們那個秘密的藏身地在哪里。七點半我們身后的門關上了。莫蒂,我的小貓咪,是唯一跟我道別的生靈。她會跟她的鄰居過上好日子的。這都寫進了一封留給古德施密特先生的信里。

廚房里有一磅留給貓的肉,早餐用具都擱在桌子上,床 已經被扒得光禿禿的,這一切都給人留下我們在狼狽中撤離的印像。但我們已經顧不上印像了,我們一心只想著離開,只想著逃走并安全抵達。明天繼續。

你的,安妮

內容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