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鎮上的貓

暑期里有一段日子,我住在外婆家。外婆家在蘇北的一個小鎮上,小鎮不大,幾十戶人家。它既不傍山,也不依水,是一個標本式的蘇北鄉村小鎮。戶戶雞鳴而起、日暮而息,做點小生意、刨點莊稼地,倒也有點世外桃源的味道。

小鎮上有一只貓,白底、黃紋,有點肥臃,眼睛明亮亮的。我是到外婆家第二天認識它的。

它整日地在小鎮的街道上“游逛”。偶爾,也能在門口的田里瞧見它,一躥而過。躍身時,不經意地在草叢中留下一串兒聲音。

我怕它,可它卻不懼我。那張揚地朝我走來的模樣,好似高貴的王子;偶爾,我也會看到它全身灰溜溜的、臟兮兮的,似剛從泥潭里玩耍回來的娃兒。我們漸漸熟了,只要我從外婆家的小院子里出來,不知它從哪里就冒了出來,在不遠處低低地窺著我,還不時喚上兩聲。那雙瞳仁清脆、干凈。我向它招個手,它便馬上跑過來,我也立即蹲下來迎接它。它在我的腳邊繞來繞去,“喵喵”著似乎在說著什么。我朝它搖搖頭,表示聽不懂。外婆說,這只貓啊,就是我們鎮上的第32戶。不管誰家來了客人,它都會最先趕到。只要客人能住下兩天,它就會與客人熟稔起來。我低頭撫摸著它、看著它,笑了。

那天,鄰居的二婆家有喜宴,它也來了。它就忙碌在熱鬧的人群里,似乎它也在高興著,一會兒到一個人的腳邊蹭蹭,一會兒又到另一個的腳邊坐下來。它喜歡與小孩玩,小孩也喜歡與她它,給它拋出一個小皮球,它就馬上給你銜回來。孩子們歡喜地笑著。開飯時,它就在桌下候著。桌上的人是不會忘記它的,總會給它夾個魚頭、蝦子或者來個整整的肉圓,就像是對待站在桌邊等著大人夾吃的孩子。

在外婆家的日子就是悠閑。我們也便日日地它追我躲,我藏它尋,相處甚好。常常,它會撒嬌似的忸怩著步子朝我走來,走到我腳邊,抬起頭,溫婉地一聲“喵”。我知道,它在與我說話呢。它用舌頭舔舔我的腳踝。就這樣,一聲聲“喵喵”陪我度過了許多個燥熱的午后。

那天下午,炎熱依舊,大地熱得像是要著火的樣子,我坐在外婆小院的大門口等它。好久也沒聽到它的低語了,尋覓四周,張望遠方,總也見不到它的身影,不禁納悶,但轉念想,它興許是跑到哪里玩去了吧。后來,一天、兩天、三天,我都會拿著它愛吃的小魚干在門口等著,可還是不見它的蹤影。那時,我只在心里自顧自地說:也許,小鎮上又有哪家有喜宴了吧?也許,它暫時就住在那一家了吧,過兩天會回來的。那幾天,我的心里總惦記著那只貓。

因為家里有事,爸爸催我提前回家了。

回家后的第三天傍晚,我見媽媽和外婆通電話,我便立即想起那只貓。我搶過媽媽的手機,問外婆:外婆,你這幾天看見貓了嗎?電話那頭突然沒了聲音,過了幾秒鐘,外婆才說:哦,它啊,我們也找了好幾天了。就在昨天,在鎮后面的池塘邊被發現了。它被埋在鎮子東頭的樺樹林里了……

我回到了房間。世界一下子寂靜了下來,我的耳邊回響起低低的喵語聲,它仿佛就在我的膝下。我的眼睛濕了。

窗外,夕陽已西下。我仿佛看到,夕陽下,它正優雅地踱著方步,余暉拉長了它的影子,很長很長……

內容推薦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沒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