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安石《千秋歲引·秋景》原文+賞析

別館寒砧,孤城畫角,一派秋聲入寥廓。東歸燕從海上去,南來雁向沙頭落。楚臺風,庾樓月,宛如昨。

無奈被些名利縛!無奈被它情耽閣!可惜風流總閑卻!當初謾留華表語,而今誤我秦樓約。夢闌時,酒醒后,思量著。

【注釋】

1、別館:客館。庚信《哀江南賦》:“三日哭于都事,三年囚于別館。”寒砧:搗衣石。指秋后的搗衣聲,詩詞中常用來象征凄涼景象。沈佺期《獨不見》詩:“九月寒砧催木葉。”

2、寥廓:空闊,此處指天空。

3、楚臺風:宋玉《風賦》:“楚王游于蘭臺,有風颯至,王乃披襟以當之曰:‘快哉此風’”。

4、庚樓月:《世說新語·容止》及《晉書·庚亮傳》載,庚亮嘗為江荊豫州剌史,治武昌,曾與僚吏殷浩、王胡之等登南樓賞月,談詠竟夕,后江州州治移潯陽,好事者遂于此建樓名為“庚公樓”,亦稱“庚樓”。元稹《憑李忠州寄書樂天》詩:“傷心最是江頭月,莫把書將上庚樓。”此處及前面,風曰楚臺、月稱庚樓,皆為修飾語,與本事無涉。

5、華表語:M搜神后記》云,丁令威學道于靈虛山,后化鶴歸遼東,止于城門華表上,有少年舉弓欲射,遂在空中盤旋而歌:“有鳥有鳥丁食威,去家千年今始歸;城郭如故人民非,何不學仙冢累累!”華表,古代用以表示王者納諫或指路的木樁及古代立于宮殿、城垣或陵墓前的石柱。

【賞析】

搗衣聲聲,畫角嗚嗚,海燕東歸,大雁南飛----常人道此,自為悲秋,但王安石大家胸襟,必不為兒女之態。故此處不過摘采舊言,熔于一爐,鑄成一派秋聲,以象其胸中帳茫,讀者解時,正不必鼓瑟膠柱。楚王蘭臺之風瘐亮南樓之月皆秋景之朗快者,然作者對此,已無復昨日興味矣。故詞至下片,作者邊呼"無奈",自責縛于名利,拘于世情,全誤了風流自在光景、美人樓頭之約。至篇未攀回酒醒、思量不已其追悔之情,如可盈掬矣。

【鑒賞】

本詞以輕倩的語言表現了作者復雜矛盾的內心世界。上片“不著一愁語,而寂寂景色,隱隱在目,洵一幅秋光圖”(李樊龍《草堂詩余雋》),在燕、雁各有所歸的描寫中,含蓄地透露了作者自身無所歸依的悵惘。美好的風月以引發他思緒萬千,下片著重抒慨,作者政治上既不能如愿,無端被名利所縛、棄世學道也不成,又貽誤了愛情的盟約,這三重失落使他不能不在清醒時沉入深深的思索。細玩此詞,當系安石變法失敗后所作。楊慎《詞品》說:“荊公此詞,大有感慨,大有見道語”,安石平生并無風流韻事,詞中“秦樓約”云云,當是借以寄慨之辭。此詞意致清迥,言近旨遠而空靈婉麗。

內容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