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次我差點哭了

我算是個比較堅強的女孩,平時絕不輕易落淚,但我終究還是抵不過那股涌上心頭的暖流,抵不過對家人那濃厚的情感。

升入初中后,學習壓力日漸增大。每天回家便是埋頭寫作業,雖說每天與家人在一起,但與他們的交流與接觸卻是越來越少,我覺得我已經很久沒有正眼仔細瞧過他們的臉了。

這樣的生活默默持續了兩個月,我忽然發現了家里一位最默默無聞的人——我的奶奶,雖說是最默默無聞,但其實是一位無處不在的重要的人。

奶奶最喜歡看戲了。一般吃完晚飯,奶奶會用父母出門散步的時間來看戲。但因為我在做作業的緣故,她總會把聲音調得很小,即使關緊了我的房門,她卻依舊將耳朵湊近電視機。期中考試前,因為我需要好好復習,奶奶竟然直接將電視調到了靜音模式。

那可是唱戲啊,聽不見聲音了,還有什么看頭?但奶奶很是固執,說:“沒事,我看畫面就行了!”說完便把我往房里推,叫我好好看書、復習,還說她會在我考試那天去燒香,祝我考個好成績。我沉默了,鼻子酸了一下。

當我早上5:30從溫暖的被窩里頂著一頭亂發迷迷糊糊爬起時,奶奶早就在廚房幫我準備支撐我一上午的早餐了。那時,奶奶為了省錢,連客廳里的燈都不肯開。只有廚房那盞孤獨的吸頂燈,讓廚房擁有著明亮的光線,溫柔地將奶奶那瘦小的身軀包裹在其中,奶奶正在做我最愛吃的蘿卜絲團子。那是我第一次認真地看著奶奶做飯。直到她將我送出家門時才回過神來,我的心,像是漏跳了一拍,狠狠地沉了一下。

現在回想奶奶臉上滿是飽經風霜的皺紋,我的鼻子又酸了。想到奶奶的手上布滿了粗糙的老繭,一塊塊的蠟黃掩蓋住了原來手掌的細膩,微微滲血的干燥開裂的痕跡,我的心又狠狠地、重重的沉一下。記起奶奶蒼白的短發中甚至可以隱隱約約看出頭皮。她熟練地整理著我的衣物,對我慢慢說道:“一定記得好好喝水,我要去燒香了。衣服一定要多穿,小心著涼。早飯快點吃一會涼了。”奶奶的沙啞的聲音中透著一股濃濃的慈祥味。她出門時,微微地嘆了口氣。我的眼淚溢滿了眼眶。

隨之從記憶里涌出的是奶奶永遠散發著蔥香的手,奶奶對我說話時的溫柔,奶奶那緩慢的腳步,奶奶因關節炎而在床上久臥不起的痛苦的模樣……

而正當我快要哭出來的時候,我卻忍住了。因為我看見我的奶奶正在看著我。

內容推薦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沒有了】